心魔猛于虎 20岁小伙弑父背后的心理隐痛

凌晨,从睡梦中惊醒的刘飞(化名)再也无法入眠,家庭生活给他造成的伤害,父亲的家暴和喜怒无常,前途渺茫造成的幻灭感,没有朋友倾诉的孤独,一切的痛苦如一头凶猛的困兽在他心里冲撞,杀死父亲的念头再也控制不住,他起身,取刀,犹豫片刻之后,酿下悲剧……

案件发生在今年5月的青岛市李沧区,普通的家庭矛盾却导致命案的发生,背后的原因引起了检察官的注意。通过首次引入心理评估机制,终于揭开了家庭悲剧背后的原因。原来,20岁的被告人刘飞因家庭生活没有幸福感,同时受到父亲酗酒家暴的影响,产生了心理问题。小的问题没有引起重视,从而酿成了悲剧。同样是在今年11月发生在济南的一起杀母案,也存在共同的起因:孩子的心理和精神问题。心理健康,这个如今被不断重视起来的话题,渐渐地和原生家庭的教育问题联系到一起。有专家认为,目前教育中只重视成绩和能力培养而忽视孩子心理健康的问题日益突显,已经到了不得不引起重视的时刻。

因杀死父亲,刘飞(化名)在法庭上受审。

父子龃龉

40多岁的刘力(化名)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亲生儿子的刀下。彼时,他已经把儿子养育成人,大专即将毕业,刚生下的女儿尚在襁褓,家庭经济情况刚刚好转。

也许是生活的压力或者别的原因,刘力打年轻时就喜欢喝酒,每逢喝醉,会把对生活的不满发泄到家人身上。邻居和亲戚也都评价他:喝酒后喜欢闹事。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妻子和儿子也经常成为他发泄情绪的对象,有时候家里的物品也不能幸免。

在这种家庭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刘飞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据邻居介绍,平时见到他,和他说话也“不理”。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看似木讷的年轻人会有后来的惊人举动。

而找工作不顺利,可能是压垮刘飞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年5月,因见儿子大专即将毕业却没有找到工作,刘力也开始到处托人。案发前一天的上午,刘力带着刘飞到朋友介绍的一家饭店去面试,朋友给儿子介绍了在饭店打杂的工作。在刘力看来,尽管工作不太理想,但总比一个大小伙子在家里闲着打游戏强得多。

刘飞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不喜欢这个工作,不想干,父子俩因此发生了争执。吵了两句后,刘飞就一个人先走了,在外面散心到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

惨案发生

晚上,心情郁闷的刘力喝了不少酒,照例对着妻子各种抱怨,还砸了家里的东西,提到对儿子工作的担忧,两个人情绪都不好。

晚上九点钟左右,刘飞回家了,看到父亲在喝酒和满地的玻璃碎片,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能的厌恶涌上心头。看到儿子,刘力就开始“教育”,从他小时候学习成绩不好,说到现在找工作不顺利,又批评他什么也不干只知道玩手机,刘飞越听越烦,两个人吵了几句后不欢而散。

愤怒之下,想杀了父亲的可怕念头在刘飞的脑中一闪而过。

悲剧发生在深夜。此时,借着酒意,父亲已经熟睡,母亲和妹妹也进入了梦乡。刘飞从睡梦中惊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家庭生活的压抑,父亲在成长过程中带给他的心灵创伤,找工作的不顺利,对前途的迷茫……所有的不良情绪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杀了他!”这个念头再次出现,就如恶魔一般无法控制。刘飞到厨房拿起一把之前在网上购买的弯刀来到父母的卧室,犹豫了几分钟后,就朝父亲的脖子砍了下去。

被惊醒的刘飞母亲齐某看到儿子拿着刀,丈夫脖子上在流血,赶忙制止,并让刘飞打电话自首。最终齐某拨通了报警电话,刘飞没有逃跑,他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等着警察上门。

两度想自杀

民警的抓捕和审讯异常顺利,刘飞将犯罪经过和盘托出。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指出,2018年5月2日21时许,被告人刘飞因父亲酒后在家中打砸物品,并埋怨他不外出工作,遂心生怨恨。次日凌晨4时许,刘飞持单刃弯刀进入父亲卧室,趁父亲熟睡之际,朝其要害部位连砍两刀,致其父颈髓离断而大出血,最终当场死亡。

这看起来是一起典型的子弑父暴力犯罪案,但是一场看似普通的争吵,真的足以让一个儿子杀死父亲吗?青岛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陶卫东和办案人员王春都对此感到不解,更深入地调查随即展开。

刘飞的多名邻居和亲属都证明,刘力酗酒,酒后会冲动闹事,在家里有家暴行为,打妻子和孩子。妻子齐某性格温顺,刘飞老实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也有邻居证实,刘飞和父亲有冲突,不愿意回家,一般住在爷爷奶奶家里。

心理咨询师给被告人出具的评估报告中,显示了刘飞的成长曲线。

刘飞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小学时晚上回家住,初中以后就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里。从他记事起,父亲喝完酒就会打骂妈妈,有时候也会打他。刘飞在很小的时候就长期生活在恐惧当中,长大后,他对父亲的酗酒从恐惧变成了厌恶。

在爷爷奶奶那里,他得到的又是溺爱,过分的关注和保护,让他没有交际,爷爷奶奶很少让他和同学一起玩。刘飞告诉心理咨询师,他接触的所有家庭关系,都不和谐。

“我家庭环境不好,没有朋友,初二那年就曾经尝试过自杀,买了药喝了,但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也就作罢了。上大专时也有过自杀的想法,但没有实施。”心理上的痛苦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关注和重视,在父母眼中,刘飞是个听话的孩子,他没有主见,没有叛逆,什么都听父母的。案发前的几个月,他从学校回到家中,除了偶尔帮父亲干点活,其他时间都是待在家里玩手机。

一审获刑11年

心理评估报告结果显示:刘飞体现出不成熟、自负、任性,对别人要求过多,并责怪别人对他提出的要求的人格特征,可能诊断为被动攻击人格。有时也会表现多疑、不信任,缺乏自信心与自我评价,对日常生活表现退缩、情感平淡,思想混乱的人格特征,也可见偏执状态。精神障碍和心理疾病门诊检查量表测量结果显示近期有轻微恐惧不安、轻微抑郁等症状。

心理咨询师分析认为,刘飞从小目睹和亲身经历过父亲的酒后家暴,而祖父母对他在生活上过分溺爱、行为上过分管束,最终导致他长期生活在压抑的生活状态下,甚至考虑过自杀,但最终自杀未遂。这种长期压抑、恐惧、自卑的状态,使刘飞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问题,才最终导致悲剧了的发生。

记者了解到,案件发生后,被害人的家属和周围40多名村民均提供书面材料,请求对刘飞从轻处罚。

2018年12月13日上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飞故意杀人一案一审宣判。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刘飞对其父亲常年酗酒,且酒后有殴打自己及其母亲、打砸家中物品等行为积怨已久。2018年5月2日21时许,刘飞因其父亲酒后在家中打砸物品并对其斥骂,而心生怨恨。次日4时许,刘飞持刀至其父亲卧室,趁其熟睡之际,朝其颈部、背部连续砍击两刀,致其父亲当场死亡。作案后,刘飞明知其母亲报警,仍在现场等待,后被公安人员查获。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符合被锐器作用颈部致颈髓离断及大出血死亡。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飞明知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并且,被害人长期的不良行为给家庭造成了伤害,其对引发本案负有责任,可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最终对被告人作出有期徒刑十一年的判决。宣判后,被告人当庭表示不上诉。

据了解,该案是青岛市检察院首次引入被告人心理咨询评估的刑事案件。

暴力会被效仿

青岛市人大代表孙瑛是一家青少年心理咨询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孙瑛表示,家暴对青少年一生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调查显示,中国家庭暴力发生率为30%左右,受害者多半为妇女,近年来老人儿童受到家庭暴力的比例也有所上升。暴力者的人格障碍成为家庭暴力的重要因素,这类病人不仅是家庭暴力的实施者,还是社会暴力的制造者,有些人时常为一些琐碎小事大发雷霆,进而做出暴力行为。

“当这些遭遇家暴的孩子,逐渐成年后,幼时埋下的施暴种子,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除,反而会因为力量上的优势,逐渐让这个种子发芽。”孙瑛告诉记者,成长在一个充满家庭暴力的环境中,孩子的身心必然得不到健康的发展,也体会不到正常孩子该有的快乐,很可能因为在暴力环境中产生心理和行为上的障碍,精神处于长期紧张之中,甚至形成畸形的心理品质,长大成人后很难融入社会中。

有专家认为,家庭暴力对孩子的影响包括:婚姻观扭曲、暴力效仿、有犯罪倾向、心理扭曲等。家庭暴力给孩子带来的心理扭曲是不可逆转的,长期成长在家暴环境下,孩子很可能产生性格内向,不善交际,被身边的人嘲笑,继而引发抑郁症或人格分裂,而这两种心理状态都会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常常会干出自杀,自残等过激行为,甚至产生报复社会的行为。

“除了家暴之外,家庭教育的问题,也必须引起重视。”孙瑛说,有些家庭里可能没有家庭暴力,但是对孩子的漠视或者溺爱,也会给孩子的心理健康造成不好的影响。“这些问题,应该引起全社会足够的重视,身为父母的成年人一定要重视教育,同时认识到教育不光是身体的健康和学到多少知识,心理的健康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 李珍

编辑:常远

首页体育